一只鸟有什么特别的?”班恩问。“德里

“一开始我们并不如意。”父亲曾经这么说。“周围的人并不想要黑人做邻居。

“一开始我们并不如意。”父亲曾经这么说。“周围的人并不想要黑人做邻居。我们也知道会是那个样子——我从来没有忘记‘黑点’酒吧的大火。路过的孩子们会扔石块或者啤酒罐。头一年我换了20次玻璃。有时也并不是孩子。一天早上起床,我发现在鸡窝边上画着一个纳粹党徽,所有的鸡都死光了。有人在鸡食里下了毒。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养过鸡。
“一年后,我决定再做一次疏通手术。虽然成功的机会很小,但是管他呢。”
“一年里死了9个孩子。”理奇感到万分震惊。“上帝!”
“一排松树环绕的平房,”理奇重复道,“5块钱就够了,亲爱的,你、我还有孩子一共3个人——”
“一切都好。”高个子男人答道。她瞟了一眼插在椅背后面的卡片,知道他叫班恩。汉斯科。“很好。不过今晚的航行很不顺利,是吗?你有一大堆工作要做。不用管我,我——”
“一切都很凑巧,是吗?”最后麦克说。
“一切就绪。结巴比尔。”理奇说。
“一拳砸在柱子上,我说!”
“一时冲动。”麦克的眼睛还注视着比尔。“一觉醒来,觉得这东西可能会派上用场。一整天脑子里都是这个想法。于是……我就买了这盒补胎工具,你来这里用上了。”
“一只苍蝇,”比尔说,“一只变异的苍蝇。作家乔治。朗哥翰的盛情。他写了一部叫《苍蝇》的小说,被拍成了电影——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是那个故事把我吓得半死。又是它故伎重演。最近我一直在想苍蝇的事,因为我正在构思一部小说。”
“一只大鸟。”
“一只鸟有什么特别的?”班恩问。“德里有那么多鸟。”但是他却分明感到了一种不安的情绪。他看了看斯坦利。他敢打赌斯坦利不会忘记水塔里的那一幕。正是因为他喊出了一些鸟的名字才得以脱身。
“一直往前,再往左拐。”比尔答道。“我们最好走快点。”
“一种小鱼,”贝弗莉说,“长着小小的牙齿。但实际上它们是一种鲨鱼。如果你掉进有水虎鱼的河里,就会被它们吃得只剩下骨头。”
“医生没有告诉他们,找也没有告诉他们。安慰剂对老年人,还有那些身患绝症的人很有好处。但是可怕的是,对一些孩子来说,艾迪!像你一样的!只会有害!你明白它的害处了吗?艾迪?”
“遗忘?”
“因、因、因为我提、提到了这个镇子的名、名字。她、她来、来、来找、找我、我、我。就在、在我跟她说、说、说起来的时、时候,心、心里就在告、告、告诫自己不、不、不要说出、出来。
“因为,”艾迪继续说,好像她根本没说一样——他皱着眉头,思考着自己的问题,“因为你们总是自以为对药物知道得很多。你知道那只是水吗?”
“因为理、理、理奇曾经看到它、它变成狼人的样子。”比尔低声说道。
“因为是新开的餐馆,”麦克不慌不忙地说,“好像是……我不知道……”
“因为斯坦利的话。”艾迪平静地告诉她。“烟雾。比尔说那也许真有可能发生——我们都晕倒在那里。然后死了。比尔说家里失火时常有这种情况。他们没有被烧死。是被烟呛死的。他们——”
“因为他们觉得我们很危险。”
“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他嘀咕着,却发现自己的想法没有丝毫的说服力和逻辑性,就像孩子们跳绳时唱的歌谣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我们又在遗忘。我们大家无一例外。”
“因为我是女孩,对吗?那才是真正的原因,对吗?”
“应该有个大人跟着。”理奇望着那幢破房子,房门紧闭、油漆斑驳、肮脏的窗子、阴森的走廓。他疲惫地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感到他们的决心动摇了。
“应该重新改造改造。”班恩还在笑个不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