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了过来。包裹里还有一个盒子

溪边。比尔的手插在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沉重地叹了口气。艾迪知道有什么重要

溪边。比尔的手插在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沉重地叹了口气。艾迪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他神色严肃地看着他们两个。艾迪突然感到一阵恐惧。
比尔把绳子解了下来,装进怀里,然后用力把银箭扯了上来。他累得满头大汗。
比尔把手套递给他。他戴上手套,端起弹壳,另一只手拧住老虎钳的手柄。“抓稳了,贝弗莉。”说完他把弹壳里的溶液小心地倒进漏斗。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熔化的银币像小溪一样缓缓流进模子。班恩倒得很小心,一滴也没溅出来。“好了,第一个完工了。”班思说着重又把弹壳夹在老虎钳上,从艾迪手里接过喷灯。
比尔把她领到银箭跟前。奥德拉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麦克的车库。
比尔把玩着她的手。“是斯坦利划的,用一片可乐瓶,我记得很清楚。”他抬头看看奥德拉,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充满了痛苦和迷惘。
比尔把小树枝放在纸片上,看着贝弗莉。“你、你、你有。有火、火柴。”他说。
比尔帮理奇把车藏在小桥下。他们坐下来,头顶偶尔有汽车隆隆驶过。比尔拉开上衣拉链,掏出他爸爸的手枪。
比尔闭上眼睛,感受着身后死尸一般的妻子的重量,感觉着前面某处的山坡,感觉着自己的心跳。
比尔不敢正视他,摇了摇头,羞愧得满脸通红。
比尔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比尔不知所借地看着那三根管道。最上面的一根排出的还算是清水,虽然水流携带着枯枝树叶、烟头、口香糖纸之类的东西。中间那根排出的是污水。最下面一根管道流出的是灰褐色、轮乎乎的污物。
比尔擦干脸上纵横的泪水,走进了那家店铺。
比尔擦亮火柴。借着火柴的微光,他们都看到了帕特里克绿色、浮肿的尸体,冲他们咧着嘴。但是只剩下半张脸,另外半张已经被下水道里的老鼠吃光了。他的暑假作业就散在他的身边,已经泡得有字典那么大了。
比尔擦着眼睛,抬起头来。“它、它畏、畏惧我、我们。我知、知道。我。我敢跟上帝发、发、发誓。”
比尔朝艾迪眨了一下眼睛。他正充满感激地望着比尔。“给、给你,艾、艾、艾、艾迪。”比尔把喷雾剂丢了过去。艾迪把瓶嘴伸到嘴里,据了几下,大口地吸着气,然后向后仰着头,闭上了眼睛。班恩看着这些,脸上全是关切之情。
比尔朝里面望去。有一排铁横档通到地下的一汪水中。水泵有一半浸泡在水里,水开始从水泵的出水口处倒灌进来。
比尔赤手空拳走向前去,目光炯炯,盯着它那只血红的独眼。
比尔从盒子里掏出一根火柴,擦亮了。他的朋友都挤在一起,耀眼的火花使他们都眯上了眼睛。他们浑身上下溅满了屎尿,看上去都很稚嫩,很恐惧。他们身后就是他们刚刚走过的那根管道。他们现在所在的管道小多了,笔直地向两边延伸,管壁上结了一层污秽不堪的沉渣。还有——火柴差点烧到手指,他才唏嘘着扔掉火柴头。他仔细听着,听到湍急的水声、滴答的水声,偶尔还夹杂着水流汹涌而下的巨响。
比尔从仅剩的3根火柴里拿出了一根,点燃了。他们有些曼眩、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比尔的左臂上流着黏乎乎的东西,像是蛋清,又像是鼻涕。鲜血顺着贝弗莉的脖子缓缓流下来,班恩的脸上留下一道新鲜的伤口。理奇慢慢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比尔从理奇手里接过相册,放在腿上,一页一页翻回去,寻找乔治的照片。不一会儿他就放弃了,但是那相册并没有放弃,自己翻动起来,缓缓地,发出纸页翻动的声响。比尔和理奇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倒退了几步。
比尔从自行车车筐里取出一个帆布包,打开来,把弹弓递给贝弗莉。贝弗莉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接了过来。包裹里还有一个盒子。比尔打开盒子,给他们看那两颗银弹丸。他们都默默地看着,站在内伯特大街29号荒芜的草地上,他们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比尔、理奇和艾迪曾经见过这幢房子。其他人都没见过,好奇地打量着。
比尔凑过去。他倒吸一口凉气,理奇知道他也看到了。
比尔打电话叫了一辆计程车,一点一刻的时候来接他。他以为到帕斯彻路有15分钟足够了,却没想到午饭时间车流如潮……没想到德里居然变化这么大。
比尔打电话来说他和奥德拉已经搬过去了。情况还是没有什么好转。
比尔打了一个响指。“就这样。我知道他要叫我回去。”
比尔大吃一惊。几乎吓飞了魂魄。“我从来不做梦。”
比尔大声地说:“等、等他一靠、靠、靠近,我、我、我们就抓、抓、抓住他,把、把他扯、扯、扯下来,摁、摁到水、水、水里。知、知。知道吗?”
比尔带着他们来到那根管道跟前,那股味道使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他们还是爬了进去。那股味道:是污水的味道,是屎尿的味道,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味道。淡淡的、更重要的味道。我们走的路是对的。它一直在这里……在这里很久了。
比尔带着他们走上了河岸,穿过浓密的灌木丛,最后闻见了刺鼻的气味;一股浓烟从垃圾堆那里直升上天空。越靠近垃圾堆,小路上的垃圾也越多,树枝上也飘扬着纸条。
比尔当然知道他们是谁。亨利、贝尔茨还有维克多是德里学校里的小霸王。他们打过理奇。多杰——比尔的好友。在比尔看来,理奇自己也有错;他的绰号叫“脏嘴”,但是他自己不知道那脏嘴一文不值。
比尔倒在地上,鼻子、耳朵都在流血,手指轻轻地抽动着,脸色惨白,双目紧闭。
比尔的父亲还没下班,邓邦太太正在厨房里看书。厨房里飘出鳍鱼的味道。一进比尔家,理奇立刻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告之他还活着。
比尔的胳膊猛地抽搐了一下,把一个杯子碰到地下,摔碎了。
比尔的脸红了。“不算太老,麦克,只是我只记得你儿时的模样。”
比尔的脸上一定显得万分惊讶。于是麦克平静地说:“我知道自己老了。”
比尔的目光扫过麦克,到了理奇身上。理奇也看着他。比尔似乎听见——“咋嗒”一声,就像是机器最后一个部件安装完毕。他的背上一阵发凉。“我们都在一起了。”他心里想。这个想法那么强烈,他几乎就要大声说出来——而在理奇、班恩、艾迪、贝弗莉和斯坦利的眼中他已经看出来了。
比尔的脑子晕乎乎的,他累极了。他从没感到这么累……但是他的意识又听到了海龟那疲倦、奄奄一息的声音:我已经尽了全力;不要让它逃掉……11岁能做的事情常常不可能再来一次。
比尔的声盲从烟洞外传送来,好像从金星上传过来,充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