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关、关于下、下水道的事。”

了忧虑。理奇觉得自己砰地掉了回去。 比尔的手指上斜着划了几道伤口。好像

了忧虑。理奇觉得自己砰地掉了回去。
比尔的手指上斜着划了几道伤口。好像他没有把手伸进照片,而是伸进了风扇的扇页里去了。
比尔的鞋已经触到冰凉的水洼。他爬下去,想起了这种感觉,阴冷潮湿的味道,想起了这个地方带给他的压迫感……还有,他们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们怎么走过这些下水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比尔的眼睛不时地落到机舱前面的数字显示盘上。上面显示这颗不列颠子弹现在的速度是两马赫。比尔换算了一下,确信是每分钟18英里。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想知道这个。
比尔的眼睛久久不能离开那个挂着长长的背带、已经蹭破了的皮包。他突然想起了他为她买这个皮包的时候,那家皮具店的收音机里正在播放的那首歌的名字——《夏夜》。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比尔的眼里充满怒火。他看了大家一眼,好像示意他们退下。
比尔低头看到自己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是小点,而凸起得有虫卵那么大。他们目瞪口呆,好像在观赏博物馆里一件有趣的展品。过了一会儿那些凸起才慢慢消失。
比尔低头看着桌子,那上面好像突然布满了一张张恐怖、苍白的脸——没有身体,只有那些面孔,像一个个白色的圆圈。像白色的气球,像月亮,被一个古老的誓言系在了一起。
比尔递给他一块切下来的炮弹壳。这是战争纪念品,在比尔很小的时候,他爸爸拿那个当烟灰缸。后来爸爸戒烟了,这块弹片也就用不着了。一个星期前比尔在车库后面又把它翻出来。
比尔递给她一只他爸爸的工作手套。贝弗莉把漏斗插进模子,大家一声不响。喷灯的火焰发出嘶嘶的声响,显得格外清晰。他们看着喷灯,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比尔第一次注意到人们在经过那里时都绕开了它——却不是因为看见了它,而似乎是他们感觉到或闻到一股不好的味道。只有孩子们是真的看见了它,赶快躲开了。
比尔掂量着他的话,点点头。“我相信。”
比尔点点头,但是他似乎没抱多大希望。“喜、喜、喜马拉雅人有一个仪、仪式能除、除掉它,但、但是相、相当可、可、可怕。”
比尔点点头,翘起了二郎腿。他想起了靠在麦克车库墙外的银箭。然后他又想起了他们在班伦见面的那天——除了麦克,所有的人都来了——而且每人又重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门廓下的麻风病人;冰上行走的干尸;下水道出来的鲜血;水塔里的死孩子;会移动的照片以及在空旷的大街上追逐小孩的狼人。
比尔点点头,然后又说:“首、首先坦、坦勒斯开始讲、讲一个,然、然后他也得讲、讲一个,然、然后你再、再讲,然、然后它再、再讲,就这、这样轮、轮、轮流下去——”
比尔点点头,严肃地看着艾迪。“你能、能行、行、行吗,艾。
比尔点点头。
比尔点点头。“几、几天前我、我、我问过父、父亲关、关于下、下水道的事。”
比尔点点头。“没错。原来是没有疤痕。虽然我不敢绝对保证,但是我想昨晚还没有这疤痕。拉尔夫跟我掰手腕喝啤酒,我想我一定注意得到。”
比尔点点头。“那些都是影像而已,”他说,“我认为那并不能说明它能看到我们,或者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
比尔点点头。“你、你们决定要进、进去吗?”过了好一会儿还没有人回答。他们还没有决定。他们从比尔的脸上看出,即使没有他们,他一个人也要去。可他们还是下不了决心。
比尔点点头。“我、我也这、这么想。”
比尔点点头。“我是第一个。然后是艾迪、班恩、贝弗莉、斯坦利、麦克。你最后,理奇。每个人必须把一只手放在前面一个人的肩膀上。那里很黑。”
比尔点燃了一根火柴。
比尔盯着前面的树丛,现在他的头脑已经豁然开朗。
比尔盯着他。
比尔抖开他的餐巾纸,扔在那只跟小麻雀一样大小的苍蝇上。这么大的东西根本不可能从那么小的饼里钻出来……但是它已经出来了。那只苍蝇在餐巾纸下哼哼了两声,不动了。
比尔对此深信不疑。
比尔对着黑暗的冬夜大喊。他笑了——颤抖的笑。经过10年的努力,他终于发现应该怎样写作。他好像突然间找到了启动在他的大脑中占据如此空间的一架巨大破烂不堪的推土机的按钮、它启动了,苏醒了。这台大机器一点儿也不漂亮。它不会带着漂亮姑娘去参加舞会,不是身份的象征。它是职业。能够摧毁一切。若不小心,甚至会摧毁他自己。
比尔顿时感到浑身又充满了力量。他猛地从那只眼睛里拔出手来……用力反击。不一会儿,班恩出现在他的身边。他撞在那只眼睛上,惊奇、厌恶地咕味着,雨点般的拳头落在那个果冻似的、哆哆嗦嗦的眼睛上。“放开她!”他大叫着。“听见了吗?放开她!滚出去!滚出去!”
比尔多人来到林中空地,那里有许多钢绳钉在地上。斯坦利向四周看了看,说:“班恩,你确定这肯定有用?”“是的。”班恩自信地回答。
比尔尔尔尔……班恩恩恩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